[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达浦生创办上海伊斯兰师范学校

[时间:2021-09-10 19:01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七年海外生活(1921—1928年),开拓了他的视野,丰富了他的知识。这漫长的时光里,“达浦生走遍了南洋以及南亚次大陆”,他经常和当地的教长、学者交朋友,向人家请教问题。达浦生回国后自诩:“(这七年海外生活)等于是上了七年的大学。从南洋归来后,我始觉得自己对伊斯兰教和《古兰经》的体会,已经可以传道、授业、解惑了。”

  七年海外生活,坚定了他办理伊斯兰师范教育的决心。他对人说,自己学来的知识不是为了自己:“非专为一己,乃为教人也;非专为达己,乃为达人也;非专为显达,乃为明道也!”

  他寄居在上海浙江路清真寺全年免费综合资料大全。朝夕与哈德成畅谈宗教发展与民族文化的衰落,寻找挽救之方。两位大阿訇最终达成一致:“盖挽救之方,舍教育则无以挽回,舍宗教教育则无以启发愚蒙。”如此,他们拟定创办上海伊斯兰师范学校。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遇见了一个能够帮助他们达成愿望的人。

  正筹商之际,马公云亭(时任绥远都统马福祥)移节南来(到达上海)。凤轩(达浦生)在甘办学多年,与之有旧,遂至其馆,即将夙报兴学救教之旨,缕缕直陈。马公听之颇以为然,认为当务之急,即提笔慨助五原县辖水田三千亩,并许办好再增……此即学校(上海伊斯兰师范学校)筹募之开始”。

  马福祥将军,并非赳赳武夫,他经汉两通,对于教育之事向来提倡。戎马倥偬间,他在当时还扶植着成达师范学校,并兼任该校的董事长。达浦生在陇上劝学时,就与之有过友好的交往,因而马将军决定把他远在绥远的三千亩地生息,用作上海伊斯兰师范学校的办学经费。如此一来,便解决了学校长期发展的困难。

  当年,上海伊斯兰师范学校,在马福祥将军和上海回族达人哈少夫、金子云、马晋卿等人的捐助下,顺利开办。办学开始后,校长哈德成主动辞去职务,改举达浦生为校长。哈德成、达浦生两人,都是当时声名显赫的大阿訇,学识渊博,感情甚笃,彼此敬重。

  他要求学校不局限于培养高素质宗教人才,更要造就伊斯兰教育的师资与伊斯兰的学者。因此,学生们必须熟练掌握中、阿、波、英四种语言;宗教课程专攻《古兰经》、圣训和教法;此外还要学习算学、地理、历史、哲学、政治、体育等。“课程内容和学制三年的教育体制,与当时上海的师范院校基本相同,也和当时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的时代相适应。”

  学校的教职队伍阵容庞大。这些老师,来自宗教界、教育界、新闻界,“他们既有高超的知识水准,又有为宗教、为民族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堪称上海伊斯兰教界一时之精英”。譬如,当时的闻人伍特公、沙善余、杨稼山、傅统先、金煦、李续川、买俊三、马以愚等人,都曾在学校兼职教学。

  教学过程中,达浦生非常注重道德教育。他常向学生们强调:“有学问而无道德者,为人类最恶之人。”1934年,学校保送金子常、定中明、胡恩钧、林凤梧、马有连五名学生前往埃及留学。临别的当天,达浦生携上海各界百余代表,在上海浙江路清真寺与留埃学子话别。他以校长身份向五名学生,发表训话:“诸生赴埃,所付使命非常重大”。最后,又赠“立品求学”四字勉励赴埃学子。下午三时,赴埃学子乘船出海远去。

  达浦生与上海回族贤达,群策群力,积极发展上海伊斯兰师范学校。从1929年开办,再到抗日战争爆发后停办,该校办学持续十年之久。十年树木,绿已成荫。学校十年,培养毕业生60多人。从数量上看并不多,而这些学子几乎个个都是颇具时代影响力的人物。譬如,这些学生中,就有马坚、金志晏、定中明、胡恩钧、纳忠、林子敏、马有涟、林凤语等一批杰出的学者和阿訇。

  上海伊斯兰师范学校的学子,对于中国社会的影响持续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该校保送留埃学子马坚,在1946年起担任了北京大学东方语文学系教授,成为该校阿拉伯语系的奠基人。这时起,阿拉伯语走出了中国穆斯林宗教生活范畴,第一次进入了中国高等学府的讲堂,成为中国人学习研究的一门重要外国语。

  上海,这座东方大都会,百姓沦为了无家可归的难民,纷纷逃往租界避难,生活无依无靠。各国租界纷纷成立了难民收容所,达浦生与哈德成两位阿訇,也发起成立了上海浙江路回教难民所、太仓路回教难民收容所。他们克服种种困难,筹募粮食、被服等生活必需品,使上千名各族难民得到救助。

  国破家亡,人若刍狗,目睹遍地的疮痍,达浦生心绪难平。1937年12月底,64岁的他毅然自费乘船出海,前往阿拉伯,试以同教之谊,争取伊斯兰国家对中国抗战的同情与支持。

  1938年1月20日,达浦生乘船抵达埃及开罗。当天,正值年轻的埃及国王举行盛大的结婚典礼,达浦生闻讯前往祝贺,他认为这是一个广交朋友、宣传中华民族同仇敌忾的机遇。庆典的间隙,法鲁克国王热情的欢迎这位来自东方的穆斯林兄弟,此后又专门安排接见。法鲁克国王馈赠他怀表一枚,并鼓励他说:“中国一定能够打败日本侵略者”!

  (刚到开罗即)被邀请,参加宫中宴会。是夜,各国代表、各回教国家领袖、埃及政府各部长、各重要机关长官齐聚一堂。藉此良机,得与各国重要人士相洽,趁此口头宣传(抗战)。此间谈话,尤以与埃王之谈话,当地报纸争相登载。报纸风行,旬日之间,凡用阿拉伯文之国家,无不普遍传布,于是中日战事无不舆论为之一变。

  在艾资哈尔大学组织的欢迎会上,达浦生发表演说,向海外穆斯林青年学子介绍了东方中国正在发生的抗日战争。

  当时,日本派出的浪人也活跃于阿拉伯国家,颠倒是非,歪曲侵华罪行,蒙骗伊斯兰国家。达浦生得知后,继续前往沙特,进行宣传。在沙特,他遇见了薛文波、王增善等五人组成的“近东访问团”。达浦生、王增善等人,还应邀出席了再麦加举行的世界回教大会。在十五万人的集会上,达浦生舌战日本浪人,揭露日本侵华的事实。随即,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此后,达浦生还撰写了《告全世界回教教友书》,通过书面形式揭露日本侵华的历史史实。这篇百页长文,先在《金字塔报》上分期连载,之后被翻译成为英文、波斯文等多种文字,博得了伊斯兰世界舆论对中国的广泛同情与支持。

  1938年6月8日,达浦生进入印度,在新德里先后做了九次演讲,会见了独立后被人誉为巴基斯坦之父的阿里真纳。真纳还把达浦生所撰《告全世界回教教友书》译成印度文,并在《印度时报》等一些重要媒体上发表,以示对中国的友好与支持。许多印度穆斯林向中国捐助数十万法币,并捐赠了一批药品和战需物资,用实际行动支持中国的抗日战争。

  是年8月,达浦生访问穆斯林各国后,携带海外援助返回祖国。达浦生归来时,获得了国共两党高层的褒奖。国民政府派专员来到香港,迎接他返回至汉口,中国回教救国协会还为他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会。此后,他在白崇禧将军的引荐下,与蒋介石晤面。蒋、达相见时,蒋介石询问其有何需要。达浦生感慨地说:“余一生以办理回教教育为己任,拟在后方重建上海伊斯兰师范学校。”蒋介石指令胡宗南,令其协助达浦生恢复办学。

  中国主办的《新华日报》,在1938年8月8日的报道中,以《上海回教教长达浦生欢迎会》为题,发布了消息。10月3日,《新华日报》又刊发了长篇报道——《达浦生先生访问记》。报道这样写道——

  当埃及国王会见达浦生,垂询中国回民人口状况,以及抗战中回汉关系时,达浦生说:“我整个中华民族上下一致,同心同德,众志成城,共赴国难,咸存玉碎之心,不为瓦全之念。日本虽强,也不能占我片土,不愿为日人所奴隶。或直接持戈参战,或努力于后方工作,携手一致反对日帝国主义!”听了达浦生理直气壮的介绍后,埃王为之动容。

  《新华日报》还把达浦生所谈的“抗战则生,不抗战必死,惟有全民族团结起来血战”之语,在报纸作为警示语,加上花边黑框,郑重刊发,以此鼓舞抗战士气。

  达浦生在阿拉伯国家宣传中国的抗战时,写过一些心中感悟的文字。通过这些文字,我们可以看到,在艰难的岁月中,一介阿訇忧国忧民的复杂心境。他的《奈何人自叹灯下》这样写道:

网站首页广州市雅江光电设备有限公司社区新闻中心企业文化地方资讯